灼日

快乐的中秋不属于我,我只配军训晒太阳

Q:说出三个关键词,看能不能找到同知道这本书的人?

昭德十三年,适值汉王赵延常四十寿诞,汉王于府中设席,大宴宾客。


汉王是当今皇上唯一的嫡亲弟弟,甚得圣宠,光是从至今未之藩这点就可以看出来。汉王今日生辰,府中自是张灯结彩,一派喜庆的气氛,筵席尚未开始,宾客皆陆续到达。门庭若市的王府二门外,立着一个华服少年,不过十五六岁,正在迎接宾客,举止有度,落落大方,正是汉王世子赵临安。


Q:|寻文帖|明明记得情节却死活想不起来名字的文?大家可以在这里说说看,看有没有人知道

删除

求文。儿子原来以为自己儿子原来以为自己是私生子,养在爷爷家里。后来发现父亲身边的孩子是她初恋的儿子与他任何血缘关系都没有。后来在他爷爷和父亲吵架的时候他们发现了孙子知道他不是私生子的真相。不打麻药敲骨,在他出院路上爷爷出车祸死了,父亲开始弥补。好像爷爷的名字叫海泫,母亲好像姓温

谁有唐门目目的修儒,求文

放纵

南司_大殿下:

第七十五章


累了一天,晚上楚彦睡的很香


他平日不用上朝,如今封了太子,即便无话也该站在楚铭身边。


可他起不来了……


“殿下!哎呦祖宗!您现在是太子啊,怎么能跟以前一样呢?”苏公公本是楚铭身边的,现在楚铭不放心儿子,让他经常跑准东宫!


楚彦有气无力的起身,半眯着眼:“这朝也不是日日上啊!为何我还要起那么早?”


苏公公退了退,让侍女给楚彦更衣洗漱。


“殿下,您不想在皇上面前表现表现?”苏公公试图给楚彦打精神。


楚彦好不容易让侍女将繁杂的衣饰弄好,往铜镜前一站。


“嗯?现在精神多了。”楚彦嘴角上扬,穿上太子常服也真是件合适嘚瑟的事情。


苏公公松了口气,他还以为楚彦当上太子第二天就把新鲜气过了呢。


“殿下,日后老奴会准时来叫殿下起床。”苏公公笑道。


楚彦眉头一皱:“嗯?休沐的日子也要叫吗?”


“呃,这……全看皇上如何安排殿下。”苏公公道。


楚彦一下子又颓了:“行吧。”


一会找父皇说就是,楚彦心想。


用完早膳,楚彦便去御书房了,他换了这身雪白的太子服,走路更神气了,头顶冒着仙气般,让人又敬又畏。


如今遇到谁,都要给他行礼让路。


这种感觉实在是爽呆了,虽然平时他也可以目中无人,但如今身份不同,心境又上了一个高度……


可惜路上没人……


楚彦一路溜达到御书房。


他刚进门楚铭就看他了。


直到走到跟前。


“儿臣,叩见父皇。”楚彦乖乖行了个大礼,如果楚铭此时瞬间失忆,就会觉得这个儿子简直是礼仪标杆!


“起来,听说苏公公去叫你起床,你死活不肯?”楚铭眉头皱着,故作严肃。


楚彦一听,简直差点没忍住跟以往一样爆跳……


“哪有!苏公公他这么说的?”


苏公公脸一阵青一阵绿,为难的看向楚铭,


天作证,他绝对没说过这种话!


何况楚彦今早挺好喊的……


楚铭摆手,翻篇:“没有就没有,何故问是谁说的?”


楚彦撇嘴 这就说教上了?


“那些大臣是怎么回事?”楚铭忽然道。


“?”


“为什么忽然全向着你?”


楚彦眼珠一转:“儿臣说不知,父皇信吗?”


“哼!那翰林院那两人又怎么回事?你也不知?”楚铭大手拍在案上把楚彦和苏公公都吓跪了。


楚彦低着头,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就知道父皇要问这件事!


“嗯?你的巧舌如簧呢?”楚铭耐着性子问。


那日在朝堂上,为了立嗣大典继续,他一个天子当朝撒谎,说是他指派楚彦这么干的,就为了赌住了刘擎的嘴。


“其实……儿臣……父皇,儿臣想跟您坦白来着……”楚彦声音似蚊子。


楚彦懊悔不已,那日他去找刘恒之,明明就是要办这件事,结果刘恒之给他透露了立嗣的消息。


他一激动,把事情给忘了……


“那你有什么收获?别告诉我他们是被你威胁才承认罪名。”楚铭声音冷了下来。


楚彦抬眸反驳:“儿臣怎么会混蛋成这样啊嗷嗷父皇您不能这样误会我……!”


“别犯浑!”楚铭一指他就闭嘴了。


“京卷被毁一案你查那么久都查不好?朕现在忽然担心你能不能胜任太子之位。”楚铭道。


楚彦不满的哼了声。能不能都已经当上了,略略略……


就是不告诉楚铭他查到了什么。


他不觉得父皇会什么都不知道。


两个都在装。


看誰先撕破这层纸……


他的小心思楚铭也懒得猜,只道:“东宫就建在原来的位置,这期间你爱住哪就先住哪吧。”


“啊!”楚彦一下子自个起身了:“爱住哪住哪?父皇……我可是太子,这么惨的吗?”


“不然呢?就睡里边看他们建?”楚铭挑眉。


楚彦颓了……


一早上晃悠过去,楚彦跟着楚铭在后殿里看书,时不时接受楚铭的灵魂拷问。


一直站着捧着书,他已经有些难耐了,但依然仔细看着。


终于忍受不住腰酸,往后一靠……


“别动!”楚铭忽然出声。


“唔!”


楚彦被吓的一个激灵,愣愣的看着楚铭。


身后是书架!为什么不能靠?


楚铭走了过去,楚彦下意识以为要被打,猛然一缩,


背后抵到了什么东西……


咯吱一声,一道暗门缓缓打开。


楚铭面色一寒,却见楚彦已经转身,好奇的看着暗门。


“楚彦!”


好奇心永远大过一切,楚彦已经一只脚踏进暗门。


楚铭顾不上什么,飞快扑过去抓住楚彦胳膊……


“啊!”


楚彦脚下一失力,一声惨叫,踏进暗门的脚踝一疼,霎时被拖了进去。


好在楚铭动作快,抱着楚彦一把抓住收缩的铁链,让楚彦免了倒挂在刀尖上的提神大礼包~


楚铭进门就停了机关,铁链不再伸缩,只承受着两人荡秋千似挂在半空。


“嘶……”


“闭嘴!你还敢叫疼?”楚铭暴躁道。


楚彦疼的脸色发白:“这什么鬼地方……不是,父皇我真的疼!”


他小腿受过伤,承受不住这种重力。


楚铭手抓在头顶铁链上,尽量把楚彦重力往自己身上……


“不是!这个铁链一直在收紧!”楚彦咬紧牙道。


“知道,你抓紧了,父皇先下去毁了机关!”楚铭也急,但暴躁依然暴躁。


楚彦唔了声,自己抓住铁链,


眼见楚铭跳了下去。


然后转身出去了………


“……”


楚彦还不及哀嚎,就见楚铭拎着剑进来,楚彦闭上眼睛,只听铮的一声!


火花四溅,铁链应声断开。


碰!


“啊!”


楚彦掉在中间小台子上,那些刀尖已经收了回去。


他摔的眼冒金星。


反应过来时脚踝上的铁链已经被楚铭打开。


“……”睁开眼睛只见琳琅满目的宝物……


“咦?小国库?”


“父皇,这是您私藏的?”


楚铭给他看伤,脚踝上紫了一片,有些地方甚至渗血,再收紧点骨头估计能裂。


“哇!那不是玉玺吗?这个是真的还是假的?”楚彦有些兴奋!


楚铭嫌他聒噪,一把揪住他耳朵扭道:“让你别动不会听吗?耳朵是不是摆设?”


“哇啊啊啊啊啊!疼啊!”


楚彦哀嚎声在偌大的“私库”里回声阵阵……




【渣攻上推,要保持日更,一天搞两篇我真是挺秃然的……】

放纵

南司_大殿下:

第七十四章


待立嗣大典结束,二刘被唤至御书房,原以为他俩会先认错,谁知刘擎竟然还不罢休。


又带了一群大臣进来。


楚彦嘴角微抽,这刘擎不会还有什么招吧!还真是……挺努力的!


“皇上,臣还有些证据证明六皇子无视朝纲!”


楚铭眉头微皱。


刘奇想提醒一下刘擎,但最终还是作罢。


随后,几个大臣被带了进来,他们手里都捧着奏折。


楚铭无奈道:“有事直说,朕今日不看奏折。”


刘擎接过其中一本道:“皇上,这奏折不是新的,是皇上批阅过的。”


“哦?难道朕批语有误?”楚铭疑惑。


“不敢!皇上批语无误,可这几个,却不是皇上批的。”刘擎递了一本给陶公公承给楚铭。


楚铭没接过,只看了一眼,就一记眼刀杀向楚彦。


楚彦挠了挠头:“什么?”


那奏折上歪七八扭写着“你说呢?”,


下一本更过分,竟然批着“别再弹劾我儿子……”


楚铭接过扔在楚彦身上,楚彦连忙打开一看!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他从未想过会有东窗事发的一天……


“众位爱卿,这奏折为何不第一天就拿上来?”楚铭声音有些冷了。


那些个大臣我看看你,你看看我,连连跪倒道:“皇上!这只是六皇子和臣等开的玩笑罢了!无无……无伤大雅!也就……也就没没必要说了吧……”


“是啊是啊!六皇子经常和臣等开玩笑。”


“对对!臣将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上奏,所以六皇子才这么批的!”


刘擎当场绿了脸指着他们道:“你们……”


你们昨天可不是这么说的!


其中一个又道:“况且!太子殿下这般仁义亲民!开个把玩笑也是促进与臣子之间的感情嘛!”


哦,这是太子殿下都叫上了。


刘擎慌然回头:“皇上!”


“够了!”


啪,楚铭一巴掌拍在案上。


刘奇不忍的撇开了头。


“刘擎留下,其余人都滚蛋!”楚铭怒道。


楚彦乖乖跪了下来。


刘奇刚后退走了两步,却见那些大臣居然傻傻的滚出去了……还他妈真是用滚的!


刘奇抹了把额头,做贼似轻手轻脚掠了出去!


他可是当场宰相,百官之首,不能滚!面子重要,面子重要!


殿内瞬间无人,落针可闻!


“彦儿,御史既然不能为你所用,那么……”楚铭眼中霎时闪出的杀意令御史身子一僵。


楚彦乖巧道:“父皇,御史不能为我所用,表明他对父皇忠心可鉴啊,他能为父皇所用,于彦儿,是好事啊。”


楚铭回头看了眼他道:“即便他将来阻你?也是好事?”


刘擎这会儿已经汗流浃背,立马道:“臣对陛下绝无二心,自然对太子殿下也无异心,若陛下与太子父子同心,是大楚之辛!臣……绝无可能阻太子为国之心!”


刘擎头抵在地上,心跳更加清晰了。


楚彦笑道:“父皇,您看,御史大人这般忠心,何况,朝中可不一定找得出人来代替他呢。”


楚铭思索良久才道:“也罢,刘爱卿如此为大楚着想,朕该赏才是。。”


“御史之孙刘贤颇有才华,父皇,今年大朝试还没定吧?不如这事便交给他来办吧。”楚铭话未说完,楚彦先开口了。


楚铭不悦的瞥了瞥楚彦,终是道:“可刘贤戴罪之身……”


“父皇,他可以戴罪立功嘛!”楚彦轻轻摇了摇楚铭袖子。


楚铭轻哼了一声道:“那便如此吧。”


“臣谢太子殿下宽仁!”刘擎又行了一个大礼。


楚彦连忙下去虚扶起他道:“宽仁算不上,本宫是惜才。”


楚铭咳了咳道:“那便按太子说的办。若无事,刘卿便退下吧,朕再跟太子说会话。”


刘擎连忙又颤巍巍跪下道:“臣这便退。”


待老家伙摇摇晃晃出了殿,楚彦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父皇这招厉害啊,不过要是儿臣方才未出面求饶,父皇该如何收场?”楚彦几步跳到楚铭身前。


楚铭轻哼道:“你不说,他也必须得降服于你,因为他怕死,更怕连累全府,只是那时可能不是心服。”


楚彦咯咯笑了两声,楚铭瞥了他一眼伸指点点案上的戒尺道:“若你不说,便是连这基本的局势都拿捏不清,哪有资格当太子?若你不说,朕就算逼了刘擎服你,也要在这好好教教你该怎么当太子……”好好教教你这几个字尤其的重,楚彦吞了吞口水。


“父皇,你这可真是太没必要了!”楚彦侥幸了一刻后立马黑脸道。


“儿臣有那么蠢吗?若是这么蠢,别说父皇觉得我不够格,我干脆自挂东南枝罢了,我不配当太子,更不配得父皇信任!”楚彦信誓旦旦。


……


刘擎失魂落魄的回到府里,还不及坐稳刘贤便来了!


“爷爷,您不是说不能让那楚彦当太子吗?你……”


“放肆!储君名讳也是你能直呼的?”


刘贤愣了愣,半晌才回神,爷爷这是被楚彦收买了!


“爷爷……你不会被楚彦收买了吧?”刘贤简直不敢相信:“他曾打断孙儿的腿……”


刘擎不耐,骂道,他够烦的了:“他是太子!他想要你命都可以!”


   ……


那些大臣忽然还夸楚彦仁义……,甚至还对楚彦很满意的样子……


这事诡异,楚彦一时想不起哪里有问题,又不敢直接问楚铭。


“朕也不知。你问了也没用,你以为朕会替你去收买这些人?”楚铭嘲道。


这倒没可能。


楚彦摇摇头:“不会不会,父皇哪里会替儿臣收买……”


他这话倒是有点酸了。


导致楚铭听着有些不舒服:“怎么?你以为朕为什么立你做太子?”


“难道不是因为我纯良无辜?”楚彦天真道。


楚铭:“……来人,拟旨,朕要废太子!”


“别啊别啊!还没坐热乎呢!”楚彦急的跳脚。


……


夜里,他便恨不得穿太子冕服睡了,被侍女告知这冕服日后还要穿,他才依依不舍的任人宽衣!


躺在床上才惊道:“咦?不是正位东宫吗?”


东宫建哪啊!


罢了罢了,累了,明日再问吧!

放纵

南司_大殿下:

第七十三章


清妃找来小玄子,对峙完发现人参居然是皇上送的!


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别说有堕胎药的气味,就算这真是要送进她嘴里,她也不能反抗啊!


一下子瘫了,险些坐地上,被殿内侍女一把拉住!


“娘娘……”


清妃目光涣散,嘴唇微抖,传言不假!她心想,以后怎么都不会找楚彦茬了,哪怕楚彦要对她下手,她都只能躲了!惹不起!


可到底是谁害她?


当天下午她殿里所有侍女都被换了,那些造谣生事的人不知道去了哪,只来了些看似很好说话却不那么听话的婢女……


清妃自个害怕,但这些都是楚铭派来的,比原来那些安全多了!


……


再过了几天,楚彦脸上的伤终于大好,他是被打的再惨,只要被哄过就再不记仇的人。


何况马上就到生辰了,他开始幻想……父皇会把太子之位当生辰礼物送给他!


于是……


生辰当日,准太子忐忑了一天,宴席再豪,满桌佳肴都入不了他的眼,连别人送了什么礼送了多少他都不知道。


恍恍惚惚……


“彦儿,过了今日你便十七了,望今后再成熟稳重些。”楚铭在高坐上笑看儿子。


那宠溺不言而喻,满朝随着举杯,马屁冲天……


楚彦一一谢过,心不在焉的道:“过奖过奖!”


“不敢当,不敢当!”


“多谢多谢!”


“……”


玫妃看出他不开心,暗拉住他衣角:“彦儿,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唔,没有,儿臣就是觉得……每年都这样,有些无聊罢了。”楚彦混混叨叨的应道。


玫妃嗔怪道:“你父皇疼你,才每年大摆宴席,你莫让人觉着好心当做驴肝肺……”


“噗……”楚彦一笑:“谁的驴肝肺?”


玫妃笑着揉了揉他脑袋:“慎言!”


按着每年惯例,大家吃完喝完也就退了。


当然最早退的是皇室这一批。


楚彦扶着楚铭朝内殿走去。


试探的问道:“父皇,您是不是忘了什么?”


楚铭疑惑的看他:“没有啊!朕忘了什么?”


楚彦撇撇嘴:“为老不尊!”


“嗯?”楚铭一顿,伸手把楚彦脸皮扯了扯:“你说什么?”


“父皇喝多了,儿臣给您拿醒酒汤!”楚彦连忙逃开那只魔抓。


待他拿回汤给楚铭喝完,又不甘心的问:“父皇您真的没忘了什么?”


楚铭似是被问烦了,抬起大掌按在楚彦头顶:“是是是,生辰礼物明日自个来挑,喜欢什么拿什么。”


楚彦撇撇嘴,心想真是骗子!一把年纪还为老不尊!


楚铭看他埋着头,知道他肯定在心里骂自己,无声的笑了笑。


兔崽子,就不告诉你!


……


第二天楚彦是被陶公公叫醒的。


“殿下!皇上要见您,快些起床了!”


楚彦昨夜思前想后硬是睡不着,天快亮才睡着,如今被喊醒简直爆脾气了。


可惜他失血后早上头晕眼花,不然估计能跳起来爆揍陶公公一顿。


“什么事不能晚点说吗?别烦我!”又拉过被子睡了。


陶公公无奈,示意身旁几个大宫女上前动手。


下一刻,


“啊啊啊!你们干嘛!”


小玄子在门口吓的往里张望。


良轲抱着剑啃完一个苹果,粗鲁的擦擦手才道:“放心吧!你殿下没事。”


果然,半注香后,楚彦一身华服被几个大宫女架了出来。


“喂喂!这是干什么?我母妃给我安排了选妃吗?不对啊!我还没封王呢!等等等……慢点慢点……哎呦!”楚彦还有些头晕,被架着走,完全不明状况。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啊?陶公公你怎么不说话!天哪你们不会是想绑架我吧!不行我要喊人了……”


直到看见金碧辉煌的大殿,他才一下子闭嘴!


完了!


这是要做什么?


他是不是犯什么事了?


至于公开处决吗?


楚彦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白色的华服,金丝滚边绣着祥云,丝绸纯白,被这些金线乱七八糟的一通图案点缀的雍容华贵!


完全忽视了袖口的龙须以及胸前金丝线勾勒的四抓金龙……


这是什么衣服?


楚彦奇怪,他从未穿过这么白的!他素来喜欢颜色鲜艳的……


这衣服太不吉利了!白花花的,啊!不会是父皇出事了吧!


……


“吉时到!”


“立嗣大典开始!”


楚彦一时懵了,但宫女们已经退开,只剩他站在大殿前。


“殿下!请!”


陶公公恭敬道。


楚彦若是注意看,就会发现连陶公公今日装扮都不太一样!


但是他有点懵,一把抓住陶公公的手:“公公!他们刚刚喊什么???”


陶公公一脸慈祥“殿下,快些进去吧!皇上和文武百官都在等你。”


楚彦呆若木鸡,伸手搓了搓脸!


“……”


“殿下?您请?”陶公公催促道。


楚彦咽了唾沫,终于往前迈了一步。


原来大殿上所有人都齐了,连最小的楚涵都已经到了。


楚彦进去,所有人都回头看他。


那些目光有羡慕,有欣慰,有期待,也有好奇,唯独没有鄙夷。


他什么都没说,径直往前走,跟着陶公公的步伐来到大殿中央,一路五十多步,他已经渐渐平静下来,奇怪的是脑子里此刻什么都没有了。


他站定,忽然,陶公公已上了高阶,不知何时已经接过圣旨。


“皇六子,楚彦,天资英奇,体识明允;兹,恪遵天意,俯顺舆情;……”


楚彦心里慢慢涌上一股情绪,眼眶发热,他微微低着头,手交叠在前面,屏息听着。


“谨告天地宗庙;立为皇太子,授以册宝,正位东宫!以继万年之统,以安四海之心;钦此!”


陶公公笑眯眯的收起圣旨。


楚彦看了眼龙椅上严肃的父皇,缓缓拜倒,声音诚恳有力:“儿臣谢父皇隆恩。”


接下来是繁杂的礼节,楚彦终于看到那真正的玉玺,但他已经没心思去砸它了。


终于到满朝拜服之时,却被刘擎一声打断。


“且慢!”


所有人已经撩袍打算跪下……


“皇上,臣有一事!”刘擎上前拜倒。


楚彦这会儿站在楚铭右手边不远,刚想往前就被楚铭看了一眼,他只好退回去站好。


“何事?”楚铭倒是一直端着严肃。


刘擎目不斜视,只看着楚铭:“皇上,京卷被毁一案另有隐情!”


刘奇眼皮跳了跳,睁大了些。


被打断立嗣,楚铭也不脑,只示意刘擎继续。


刘擎得了应允,立刻唤人带了两人上前来。


楚彦看清,确实有些惊讶,这两人竟然是之前被他亲自捉拿的翰林府父子二人。


这两人已定了秋后问斩,居然被刘擎拉来大殿上。


“皇上,明明是诛九族的罪,诡案的却只有父子二人,臣追问之下他们才肯说出真相。”


刘擎转向他二人:“说吧,皇上跟前,不必再怕。”


朱正这才抬头,他胡子拉碴,双鬓微白,楚彦微愣,不过关了两月有余,竟苍老至此吗?


“皇上……冤枉呐!”朱正老泪纵横,伏在殿上。


楚铭手敲着扶手,面无表情的看着大殿上的人。


“皇上,臣冤枉呐!臣一直忠心耿耿,不敢动恻隐之心啊!朝廷给的俸禄已经够多,臣怎会为了区区几个银钱去泄露试题呢?更不敢放火烧书阁啊!”


朱正哭的倒气,成了满朝的主角:“臣……受六殿下要挟,不敢不听!殿下还以我妻儿老小作要挟,至今未曾告知下落……殿下只说臣认下这罪,与犬子一起赴黄泉之日便是放过臣孙儿之日!皇上,您要替臣做主啊……啊……”


变故来的太快,楚彦还未来得及切换表情,他茫然的回头看楚铭,见后者完全无视他。


敌动我不动……


楚彦低叹,低头看着脚尖,这靴子还挺好看……


他看完靴子又欣赏起衣裳来,这才看清胸前蔓延的龙纹,一时眼睛亮了亮,当下左右环顾起自己衣裳来……


楚铭眼角瞥见他在动,皱眉不满的低低呵斥:“混账!”


只有他俩能听见的声音,楚彦吐吐舌头,站直,。


这才发现底下的火已经从他身上蔓延到刘奇身上……


“刘公此言是针对谁?,犬子是皇上钦点的文状元,难道皇上会不明是非吗?”刘奇反驳道。


“谁知那是不是刘恒之伙同六皇子一起徇私舞弊蒙蔽皇上!何况……为何六皇子要悄悄烧了京卷,难道不是因为心里有鬼?刘恒之第一次根本不是状元吧?”


楚彦抱着手看着下面,要不是楚铭喊他不要动,他现在一定先下去揍刘擎一顿。


“你口口声声说是六皇子毁了京卷,又如何能断定他们没有做伪证?”刘奇指着大殿上跪的两个人。


刘擎没被唬住,反倒嘲道:“与六皇子无冤无仇,他们为何要做伪证?难道不知道这是欺君之罪要诛九族吗?”


刘奇倒是淡定:“对啊,无冤无仇,当朝指证最受宠的的六皇子,试问天下有几人敢,哪怕他们亲眼所见是六皇子点火,刘公,你觉得他们敢言吗?”


大殿上忽然嗡嗡的讨论起来。


“我不敢!我肯定不敢!”


“就算看见,是六皇子,我还真不敢……”


“毕竟皇上这么宠爱的孩子……”


刘擎哼笑:“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为什么不敢言六皇子?因为他娇纵蛮横!”


楚彦实在听不下去了,举手道:“等等等……打断一下!”


所有人停了声音转过头看他。


楚彦无奈问道:“刘擎,你孙子儿还活着吗?”


刘擎:“……当然活着!”


楚彦更郁闷:“那你为何如此看不惯我?”


“殿下多心了,臣只是就事论事。相信皇上自然能明辨!”刘擎食古不化的模样楚彦看着头疼,他罢手示意他们继续。


刘奇果然又道“既然觉着六皇子蛮横,他们又为何要说呢?是,刘公给了什么足够的好处?”


他顿了顿,接着道:“亦或是……用什么威胁了他们?”


“刘奇!”刘擎一下子脸都绿了:“你不要血口喷人!那朱正说的是六皇子威胁他!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又为什么要跳出来?是不是因为刘恒之是站在六皇子这一边的,怕被连累全家啊?”


朝堂上瞬间又议论起来。


刘奇倒是不慌,抱着手看着刘擎:“那刘公是不是因为一年前刘贤被六皇子打断腿,记仇报复啊?”


“你!”刘擎吹胡子瞪眼,指着刘奇。


刘奇却笑:“如果不是,那我自然也不是因为怕连累。”


说完他放下手朝楚铭拜了一拜:“六皇子是皇上亲自培养的继承人!旁人可能不知,难道皇上会不知他是何品性吗?”


“还是……”刘奇偏头看刘擎:“刘公觉得,谁比六皇子更适合储位?”


“……”


这话太直白,大殿再次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众皇子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恨不得盾地,心里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只有楚晋还冷着脸站的笔直,但看那脸色,这时刘擎要是敢说他名字,可能会血溅三尺!


刘擎又不傻,听了这话笑看了一眼前面的皇子们,楚涵最小,傻愣愣的不知低头,被楚息拉了一把才恍然低头。


刘擎笑了笑道:“臣只觉六皇子不适合,但,储位不是臣等能言说的。”


刘奇当即道:“既然不是臣等能言说,是谁现在指着准太子的鼻子嚷嚷不行?”


“……”刘擎被口水呛了一下,没来得及反击!


楚铭深吸一口气淡淡道:“骂完了?”


霎时大殿安静了下来。


楚铭哼了一声,即便很小,还是让多数人头更低了。


“刘擎!”他这一声几乎是吼出来,大殿上除了楚彦全都哗的跪了下去。


楚铭起身,负手走在高阶尽头:“立嗣是国之本,你们竟然选择这个时候来大殿上吵架?”


当朝两巨头二刘头更低了些。


刘奇腹诽:还不是为了陛下您儿子啊!!


“朱爱卿之事,朕知晓。”楚铭看了眼那抖如筛子的父子二人。


楚彦无聊的垫脚玩,乌压压全低着头,这局面他也不是第一次见。


小场面罢了。


刘擎愣了,什么叫朕知晓?


“是朕让他这么办的。”楚铭又道。


“不过是考验一下能力,不过,刘爱卿能从天牢深处挖出些话来,也是了不起啊。”楚铭冷笑。


刘擎心里咯噔一声:“皇上……”


“此事暂且不议,立嗣大典继续,至于耽搁的时间……”楚铭眼睛扫过大殿,最后停在刘擎和刘奇头上:“再说吧!”


二刘一人冒冷汗,一人冒“虚汗”!


一场闹剧被楚铭几句话化解,这时候若还有人敢跳出来喊楚彦不合适,那可能真是活够了……


大典继续,接下来要祭太庙,一切礼节不虚,楚彦跟在楚铭背后,面上带笑,


一生就这么一次辉煌……对了,脚怎么不疼了?






【这里立太子有很多私设,大家不必太考究。那段立太子的台词是抄了琅琊榜……噗,挑战全网最不要脸的作者,自挂抄袭琅琊榜!😂太子冕服也是我私设,大家应该也没听过哪朝的太子服是白色,我只是觉得,楚彦这么作,让他穿一身白色华服,会不会显得优雅很多。我个人不喜欢明黄这个颜色,东宫用的是玄色,包括慕容……


呸,星耀和星昭月都是玄色,我觉得这个颜色很酷,很适合他们,当然这个就不是我的私设了,嘿嘿,大家应该都知道,从秦朝到汉皇帝都是用玄色,啊啊汉朝挺牛,黑红相间,宋朝更厉害,用的红色!嗯,我可以考虑下一个儿子是这个色,之后才是明黄色。咱们老祖宗审美真的很棒!慕容倾我选了便白的,也就是淡黄那种……比较符合他性格,哎你们能理解吗?至于希钥,有个红衣希钥纯属我爱红色,当然他主要还是白色的哈!,在我看来天界就是耀眼的,光芒万丈的,金碧辉煌的!所有颜色都是高级色调,不存在太艳丽的东西,希钥高高在上,像身上的天极雪魄一样,只可远观,白色最合适。我写小说第一点在意名字,第二是着装颜色,怕大家想象错,常常想画给你们看看,但是我太菜了呜呜……。扯远了……,我想表达的是,楚彦的太子就这么立了,你们可以想象一下,想要多辉煌就有多辉煌!!关于楚铭为啥独宠小彦这个问题,我觉得……就像别人的渣爹虐儿子是习惯,我的甜爹宠儿子也成了习惯,习惯是很可怕的,没法改变的。他的宠溺让彦儿亲近他,彦儿的亲近让楚铭更宠他,很简单的道理。有些习惯啊!至死方休咩!】




考虑到大家期待已久的立嗣,我狂码五千字献上!

放纵

南司_大殿下:

第七十二章


楚彦高兴归高兴,在第二日下午终于把脑子拉了回来,


“完了!”楚彦蹭的从床上直起身子。


“殿殿下……,您怎么了?”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太监一下子给吓跪了。


楚彦头发散乱,目光偏呆,看了小太监半晌才道:“小玄子……我让你送人参给谁来着?”


小玄子低着头,不明所以:“送送……送给清妃!”


“完了!”楚彦又说了一句话,啪的倒下了。


“殿殿下……怎么了?奴才……”小玄子忐忑不已,想说遇到了皇上,是被陶公公送去的,却被楚彦打断。


“这会儿父皇可爱的小儿子估计已经上路了。”楚彦喃喃道。


“啊!”小玄子擦擦额上虚汗,心想殿下你果然藏毒了!


半注香后,楚彦衣冠楚楚的瘸着腿来到御书房。


但他什么都没说,只自顾自坐在离楚铭有一臂距离的地方。


楚铭也不理他。


果然,不过一会儿功夫,陶公公就进来了,对楚彦点点头然后对着楚铭耳边小声说了什么。


楚铭看了一眼楚彦,看不出喜怒的对陶公公道:“你去吧。”


陶公公领旨走了。


楚彦咽了口唾沫,惨兮兮的看着楚铭。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楚铭问。


楚彦搅紧手指:“唔……”


……


清淋宫


陶公公的声音响起。


“娘娘,这人参是皇上让老奴送来的,路上未曾经过他人手。若有问题,莫不是宫里有些婢女手脚不干净?待老奴回禀皇上,替娘娘换一批婢女。”


清妃一身华贵宫装坐在椅子上,较好看的脸一下绿了!衣袖下手抖的不成样子。


“那就,有劳陶公公……”她只能勉强说出这几个字了。


陶公公皮笑肉不笑:“应该的,事关龙嗣,奴才一定仔细禀报皇上”


他才刚走,清妃便破音吼道:“碧云!你不是说这是六皇子送来的吗?”


碧云也吓的失了声碰的跪在地上:“奴婢亲眼看见从六皇子那边拿出来的,只是不知为何会到了陶公公手上!”


清妃全身发软,啪的一下瘫在椅子里。。


“你快!快去找那日所见的人,是谁拿着人参从六皇子宫里出来!快去,找来,不要惊动别人,找来问话!”清妃手抖着指着外头说道,那碧云也吓的连忙点头起身离去了。


……


……


楚彦跪在楚铭旁边,低着头。


“为什么要送人参过去?”楚铭问。


楚彦委屈道:“儿臣以为父皇还在那边嘛,送过去也没什么,何况,这东西不好吗?”说着说着竟抬起头看着楚铭问道。


楚铭见他天真的模样,难得居然不气,只是道:“起来吧。”


??


起来吧???


楚彦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父皇,儿臣会赎罪的,虽然不是我藏了毒,但是到底因为我的人参才让奸人有机可乘。对不起父皇……要不您再找母妃生一个弟弟得了……或者,您就喜欢清姨的话等她身体好了你再……”楚彦揪住楚铭衣角,试图安慰他。


可是楚铭脸已经黑了:“你在说什么??”


楚彦挤了两颗眼泪:“我也很心疼啊!好久没有新的弟弟妹妹了……可是……”


“你在咒朕的孩子出事吗?”楚铭气疯了,恨不得一脚把楚彦踹飞。


“啊!”楚彦一愣


眼眶一下子红了。


你在咒朕的孩子出事吗?


这是什么话?


“父皇这话太伤人了!我就不是您的孩子吗?呜呜……您要给我弟弟妹妹都没问过我……我又没犯错,您看不惯您就说嘛!我改还不行吗?为什么还要孩子呜呜呜呜,我不想要弟弟……”楚彦这不知憋了多久的委屈一下子爆发出来。


这混账话楚铭哪里听得下去,方才还忍的情绪一下子上来一脚给楚彦踹翻了。


楚彦倒了也不起来,蜷缩着自己哭的抽抽搭搭。


“混账!朕要孩子还得经过你同意不成?你这还没当上太子就打算控制皇嗣了??谁给你的胆说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楚铭尤不解气又补了一脚在楚彦背脊,他是蜷缩着,乱踢下也不管踢哪了。


陶公公回来,吓的浮尘都掉了,连忙上前把楚彦扶起来:“皇上皇上消消气!殿下身子还没好利索不能再伤着了!”


“我怎么会诅咒您的孩子出事!是他自己命不好出事的!”楚铭本就在气头上,熟料楚彦竟然说了这么一句。


“你!混账!”


啪!


楚彦刚被扶起做在地上,仰头就这么说了一句,楚铭一气一巴掌给呼他脸上!


这相对的位置最好扇巴掌!


楚彦被打偏了头,如果不是陶公公扶着,他估计得翻地上去。


整个御书房霎时安静了!


陶公公目瞪狗呆,张着嘴停了动作。


楚彦只觉耳朵嗡嗡响,什么都听不见,嘴角扯着疼,脸上火辣辣的,整个大脑半晌都在天旋地转。


直到被楚铭抱在怀里关切的一遍又一遍问他哪里疼,楚彦才慢慢回过神来。


短短一刻钟,太医都已经到了,


楚彦鼻子里塞着沾了药的棉布,楚铭正心疼的抚他的脸颊。


“还疼吗?头还晕吗?彦儿?”楚铭皱着眉。


楚彦呆滞的摇摇头。


“嘶……疼……”


怎么会不疼,一巴掌被拍的流鼻血,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太医七手八脚的递来白丝绸里裹着的冰块,楚铭一手抱着他脑袋,一手轻轻将冰块敷在脸上。


“唔……”


“别动!一会儿就好了。”楚铭略提了声音,楚彦果然不动了,温顺的靠着任由楚铭给他敷脸。


待太医都走了,殿内一人不留,楚铭才道:“这么不想要弟弟?”


楚彦都快睡着了,赫然听到这话:“嗯?”


“这么排斥有一个弟弟?”楚铭又道,听不出喜怒。


楚彦听清了,不言语。


半晌又听楚铭哄道:“怀孕不能吃人参,清妃没事,就算有事,昨日人参是父皇叫陶公公送去的,跟你无关。”


楚彦眼皮跳了跳,睁开了眼睛。


又听楚铭道:“没告诉你,确实是父皇不好,如果你不希望有弟弟,父皇这就下令……”


“父皇!儿臣没有那么排斥!”楚彦连忙打断,到底是一条生命,怎么能随意放弃呢。


楚铭眉头一皱,心疼道:“你要是勉强……”


“不勉强不勉强……儿臣没那么小气!”楚彦连连罢手。


楚铭一笑:“好,那就这样。不许再生气了?”


楚彦点头:“我一定会跟弟弟维持好关系的。”


楚铭揉了揉他脑袋:“好。”


楚彦感动的不行!眼眶一下子又红了。


全然不知道他爹没说完的话其实是:“你要是不喜欢有弟弟妹妹,朕就下令把你踢出皇籍,让你做孤家寡人去!”


“……”

放纵

南司_大殿下:

第七十一章


宫廷里表面一直风平浪静,楚彦也懒得去看暗处的东西,谁知这次又激起了千层浪


清妃已有五个月的身孕,宫里怀孕的妃子总是不小心就“摔倒”“吃坏东西”“或者下水冲个凉”再或者“被猫狗来个惊吓!”


这些七七八八上演一遍又一遍,最后连皇帝都不太耐烦了!


但是这次不一样,楚铭已经很久没抱小孩了……


最小的皇子都十几岁了……


而他那些混账儿子还谁都没给他生孙子……


“等等……父皇!您为什么这么些年不要孩子,现在又……”


楚铭着急去看未出生的孩子,有人来报清妃摔了一跤有滑胎迹象。


楚彦就死皮赖脸跟着他走到了半路……尽管他小腿还没好,走路很慢,但不要紧,有人掺着……


“你滚回去!”


“哎哎不要急嘛!这个孩子有父皇保佑,您是真龙天子呐,龙子哪有那么容易滑!”楚彦根本没有滚的趋势,跟的贼紧。


楚铭脚下生风,带着一众太医呱呱往后宫跑。


楚彦笑道:“父皇您是不是被强迫了……如果是您给儿臣眨眨眼……”他总想不通楚铭为何会忽然让那个妃子怀孕。


“……”一众太医你看我我看你,心里抹汗。


“还是您觉得儿臣长大了就不可爱了?那可不一定,小孩子生下来的时候都丑,又臭,过两天您肯定会觉得儿臣更可爱……”


楚铭终于忍无可忍的站住,楚彦停下来不及停碰的撞他身上。


“啪!”楚铭废话不多说,一巴掌拍了过去,楚彦被拍到脑袋往前踉跄了几步险些一字马扑在草丛里头


“指望不了你们,朕趁年轻重新培养一个孩子。”说罢哼了一声又走了。


“嗷呜~……儿臣辛辛苦苦学习治国理政您不能这样……这叫什么?过河拆桥!!”


楚铭头也不回,任他自生自灭……


……


被拍了一脑掌的准太子摇晃着脑袋让人找了轿撵抬去戎青司找了自家遗忘已久的刘恒之!


戎青司掌管所有文案卷宗,刘恒之作为状元,又是丞相之子,一路顺利来此,可谓是……畅通无阻,到这里当了个副司。令同行羡慕不已。


戎青司里头全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出身,只有外头守门的侍卫会武。


所以楚彦进来都没被那些埋在文籍中的人发现。


他走的很慢,因为怕腿上伤口裂开,越过屏风,见刘恒之张大嘴巴哈喇子满脸,手里不知拿着什么卷宗睡如死猪。


“……”楚彦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脚给踹了过去。结果把自个疼的冒泪……


刘恒之大惊,眼睛还没睁便喊道:“谁!刺客……啊唔!”


被楚彦呱的塞了一堆纸堵住了嘴:“好你个废物!我让你来这是让睡觉来的吗?”


“我父皇都急着安排重造一个继承人了你有没有点积极心?”楚彦捂着刘恒之的嘴低声骂道。


“我告诉你,别以为你爹是丞相你就可以无所事事!你跟我干过的事情让父皇知道你爹都保不住你!”


刘恒之大睁着眼点点头,扒开楚彦的手。


“呼!殿下……您着什么急?这礼部都去暗中准备了你还担心什么?过几天你当上了太子,皇上要给你生多少弟弟都是你案板上的菜!”


“……你说什么?准备什么?”楚彦一时愣住。


刘恒之眉头一皱低低道:“对了这事得保密,万一你兄弟在这关键时刻对你下手!”


“你在说什么?什么关键时刻?礼部去准备什么?”


刘恒之一脸你别逗我的神情:“你的太子之位稳着呢!”


“什么乱七八糟!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楚彦更迷,急急抓住刘恒之的脑袋


“你给我说清楚!”


“……不是你真不知道吗?礼部在准备立嗣事宜,这事还是晋王传递的!你跟晋王关系不是好了吗?礼部那边都在偷偷说他暗中投靠了你!”刘恒之道。


楚彦感觉自己一时飘了起来……


“哈!是这样……”他还没笑的明显又一下子板着脸揪住刘恒之的耳朵:“你怎么知道?谁告诉你的?”


“疼疼疼……还能是谁!你忘了我爹是谁吗?”刘恒之赶紧从楚彦手中夺过耳朵。


“我爹可是百官之首,我表叔在礼部,这些消息都是他们告诉我的。”


楚彦信了,嘴角止不住上扬道:“你这万恶的关系户。”


刘恒之:“???关系户?殿下您说我是关系户?我好歹是大朝士考上来的状元!你才是关系户吧?你哭哭啼啼闹着玩儿似的就把储位夺过来了你说咱们谁才是万恶?你说说来来……”


楚彦哈哈一笑:“别闹!我回宫了,你自个睡去吧哈哈……”


楚彦高兴的忘了来找刘恒之的目的,脚下踩云似的飘出戎青司,门口侍卫一见他,奇怪刚刚还一脸阴沉现在怎么高兴了?


这传说中的六皇子真是性情古怪呢。


“哎哎殿下!您小心台阶。”那侍卫见楚彦踩飘连忙上前扶了一把。


楚彦偏头看他,嘴角一直扬着:“你叫什名字?”


“啊!”


“你人不错,过几日来我殿前当个侍卫得了,哈哈……”


楚彦醉了似的推开侍卫飘然而去。


侍卫愣在原地:“那您也还没听我说名字啊……”


……


楚彦飘然回宫,关切的问了未来弟弟的情况,还发善心立马派人送了一堆人参灵芝去青妃那,被楚铭拦截了下来。


“谁让你送的?”


“回皇上,是六皇子。”小太监提着东西大气不敢出,心想六皇子可别里边藏毒啊!


楚铭打开木盒,里头躺着人参,红绸缎都还没解。


“不必送去了。拿回去还给彦儿,让他别往外头送东西。”楚铭负手道。


“是……”小太监满身冷汗,心想果然藏毒了!


陶公公上前一步道:“皇上,这样退回指不定会伤了六皇子的心呐。”


楚铭眉头一皱,心想在理,又唤回小太监


“那你跑一趟,将人参送去青妃那。”楚铭道。


陶公公笑着应是,接过盒子返回后宫。


回到御书房见楚彦在门口龇牙咧嘴的捂着伤口……


“混账!说了让你别到处跑。”楚铭以为是刚刚跟他跑了一段才让伤口裂开。


楚彦含着泪抬头:“父皇……您到底下了多大的力啊!”


楚铭蹲了下来,扒开他手,见白色裤脚上染了血。


一时动作也放柔了,轻轻撩开他裤脚,不让布料沾到伤口才小心的抱他回了内殿。


楚萧隔两天来一次换药,这会儿楚铭也没来得及喊他,只自个笨拙的给楚彦处理伤口。


“呜呜……疼!父皇别弄了叫太医吧!您再弄我这腿废的药就不是几小勺了……”楚彦捂着脸趴在榻上,闷闷道。


楚铭手下一顿,一巴掌呼在他大腿上:“该!”